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虽然朱元璋暂时还不知道自己是洪武几年去世,但天幕中那调侃的话语,稍稍一想都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[朱棣成功后将年号改成了洪武三十五年 ,然后才是永乐元年,意思是我的皇位是继承我爹的,建文帝什么的就是子虚乌有,没有的事。]
“你这逆子,居然还敢抹除你侄子的存在?”
“爹,爹,我没有啊,人家明篡祖做的事情,怎么能怪到我朱棣身上。”
一个不小心,朱棣也说成了天幕中的称呼。
“你还有脸说!”朱元璋一个用力,直接把人从地上扯了起来。
“爹,等天幕结束了再收拾老四也不迟。”朱标上前把自家弟弟从老爹手里解救出来。
朱元璋好歹知道轻重之分,冷哼一声看向了天幕。
[朱棣应该是自称太宗,他要是听到朱厚熜给他改成祖,不得打死他[捂脸]]
[朱棣只会承认自己是太宗,说自己明成祖那不得被他老子打的半死]
“什么,我的太宗呢!”
要知道,朱棣一直想要死后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的庙号,但天幕跟他说被改了?
朱棣一个眼刀子甩在朱高炽身上,看看你的好后人。
“爹,我和瞻基是牢牢记着了的。”朱高炽缓了缓说道。
意思是,老爹你的庙号被改,可和我没什么关系。
[成化帝朱见深最大的点只有他喜欢与自己母亲一个年纪的姐姐,但万贞儿是唯一对朱见深好的,当时没有万贞儿,朱见深危在旦夕]
明朝众位皇帝沉默,朱见深在天幕中算得上正常,他们也无话可说。
不过,要找媳妇儿,也不找个年纪相差无几的,大了十多岁,怕不是会在前面离去。
照朱见深对那万贞儿的感情,怕不是会伤心欲绝?
[打傻不打坏,朱允炆必定要绑在树上抽]
“爹你看,天幕都这么说,肯定是我侄子做了什么!”要不怎么要绑在树上抽?
朱棣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,瞬间理直气壮了起来,不过在对上大哥朱标饱含歉意的眼神时,又收了回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